太平洋的风——记台湾行

前言

从台湾回来已经一个月了,终于有时间和兴趣开始写一写那一个礼拜旅行的故事,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很好的旅行策划师,却不是一个很好的游记写手,因为很多感动和体会并不是我原先计划着的,而是各种旅行路上的邂逅和偶遇。

很早以前就拜读过廖信忠先生写的很多关于台湾的奇闻异事,也听很多朋友聊起过他们所到过的台湾,但总归给我一种盲人摸象的感觉。因此记录一些我在台湾的关键词,谨以纪念这段难忘的旅程。


从杭州到台湾

这段旅程打开始就让我觉得不一般,我这辈子第一次买错了飞机票。傻乎乎的我站在出发航站楼里听东航小哥告诉我“您的机票是昨天”的时候,似乎一点都不吃惊,仿佛已经预感到这种坑爹事会降临一样。我熟练地在柜台买了一张最近的直飞台北的机票,出了一笔大血,但也很幸运地坐上了著名的Hello Kitty航班。

飞机上的便当味道不错,有台湾当地的报纸看,杭州到台北约一小时十五分钟的行程过的很快,感觉一转眼就穿越了这湾被誉为国之殇的海峡,踏上了台湾的土地。

我一直说很遗憾我们生活的世界里没有时光机,我无法回到过去去亲眼看看汉唐宋元明清的故事,但是很激动,我至少能回到中华民国看看。

台北桃园机场非常巨大,是许多游客来台湾的第一站,我在这买了悠游卡、拿了随行Wifi、取了现金、盖了入关章,开始了台湾之行。


台铁和捷运

台湾的有轨交通非常发达,几乎每个我所到的城市都通了高铁,几个主要城市内也都有很发达的捷运网,出行非常方便。台湾的城际铁路分为台铁和高铁,类似于我们的动车和高铁,我从台北往返高雄坐的就是这个,约2小时不到的车程。而台湾把地铁称为捷运,在台北和高雄两大城市里,几乎遍布了捷运车站,尤其是台北更是密集,印象中相邻最近的两个站不超过400米,直达全市所有值得去的旅游景点。

台湾的城市带主要集中于岛内西侧,而台北北投到高雄左营的高铁线路无疑是最繁忙的。在高铁上我选了一个邻窗的位子,看着外面一个个熟悉的地名一划而过:桃园、板桥、新竹、台中、彰化、嘉义、台南、高雄。

其实我并没有在高雄市多做停留,因为一来是不想让太多行程中出现赶路的桥段,二来是高雄作为一个港口工业城市,虽然有自己独特的味道,但似乎并不是我的菜。所以我只是趁着换乘的时候,从左营坐捷运去了趟著名的高雄美丽岛捷运站,近距离看了看著名的光之穹顶


垦丁

其实整个旅行从一开始的环岛游到最后的南北游,被我精简地只剩下了两个地方:台北和垦丁。我放弃了曾经教科书中吹的最凶的台湾第一景点日月潭和阿里山,也放弃了很多好朋友吐血推荐的最美东海岸花莲,只为了能在垦丁多呆上几天,静静地看着海发呆,然后去潜个水。事实上,垦丁也确实没有让我失望。

垦丁位于台湾屏东县恒春镇,在当地人眼中,在没有那么多游客涌入之前,这就是一个没什么人烟的小渔村,以至于当时的民国政府还把一个核电站选址在了这,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矗立在海滩边的两个核电站圆形穹顶,我猜这也是全世界唯一一座位于旅游热区的核电站了吧。

垦丁的海是那种很温柔的海,风不大,浪也不大,沙滩非常舒服。和其他著名的海滩相比,垦丁很有趣的一点是,蓝色的大海之上,是绿色的远山。我们步行上去过雾社公园,虽然没看到大海也没看到梅花鹿,但是确实是一个很安静的公园,只有零星几个当地人在那边散步,几乎没人说话,就是坐在草坪上发呆。

猫鼻头公园是我觉得垦丁看海最美的地方,视野非常开阔,一侧是巴士海峡,一侧是台湾海峡,另一侧是太平洋。蓝色的海面翻起白色的浪花打在黑色的岩石上。

鹅銮鼻公园是垦丁的地标,白色的灯塔是垦丁整个地方的缩影。

我很喜欢的电影《海角七号》的故事就发生在恒春镇,我们骑着当地随处可见的电车一路驰骋来到了恒春镇上。“海角七号”四个字的白色墙就在阿嘉的家边上。

垦丁给我另一个印象就是,海上活动真便宜,几乎500块人民币就能潜水了,很遗憾没能玩到其他游戏,不过也算不枉此行。


台北

作为台湾第一大城市,台北已经其下属的新北、北投、桃园城市带,几乎覆盖了整个台湾岛北部。行走在台北街头,能明显感受到新老两片城区的区别,新城区遍布现代化的商业街和办公楼、高档公寓,而老城区就像是90年代的上虞,低矮的民用住房,配上街边连绵不绝的店面,还有呼啸而过的机车。

101大楼一直是台北的地标,而我个人又是一个高楼控,喜欢上各种大楼上打卡,但是似乎每个大楼上俯瞰城市skyline的味道都各有不同。芝加哥是那种高楼墙,紧密地围着密歇根湖,纽约是那种高楼林,密密麻麻地插满了整个曼哈顿,上海是陆家嘴几栋高楼不分伯仲,然后一点点坡度下降延伸出去。而台北则像是一张披萨饼,整个城市目之所及之处就没能在高度上接近101的,而101恰似是这张巨大的披萨饼上的一根蜡烛。

很遗憾没去象山拍摄出最佳的101全景,只能从信义坊出来找了个角度拍了一下。

从101出来还去了著名的信义坊诚品书店,环境极佳,现在这种高颜值的书店在世界各地都越来越有市场。


自由广场

台北自由广场可能是最著名的一个景点,布局像极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只不过没那么大。白底蓝瓦的建筑满满的是国民党的味道。中心轴的两侧是国家大剧院和国家音乐厅,是仿清宫风格。

中正纪念堂位于自由广场的最东面,完完全全是仿照着南京中山陵来建的,只不过一个圆一个方。一般来说中国人讲究坐北朝南,而蒋先生却选了坐东望西,一开始我也没想到这是为何,后来反应过来,西面,那是大陆啊。

纪念堂内部跟美国林肯纪念堂布局类似,很幸运在整点的时候看到了卫兵交接仪式。相比于解放军礼仪队而言,国军的仪式显得复杂而繁重,在纪念堂里前前后后连踏步带比划进行了约莫十几分钟。


九份

台北到九份约40公里,坐九份专线过去要一小时30分钟,而且因为我不想提着行李到处走,只能当天去当天回来,因此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它加入行程,最后心一横还是去了。因为“九份的咖啡店”和千与千寻的缘故,九份对我来说一直充满了憧憬。从之前的矿山到现在的旅游景点,这里每家店、每道弯似乎都有故事。

从这个观景台看出去能看到远方的基隆港。感觉基隆港整个一个是台湾近代史的见证人,当时的荷兰人从这上来,郑成功从这上来,施琅从这上来,再到后来侵华日军从这上来,国军光复从这上来,民国政府退出大陆后还是从这上来。

当夜幕降临,九份老街上的每一家店前都亮起了灯笼,这才是九份最美的样子。

芋圆是九份最有名的小吃,我在赖阿婆家稍作休息,店面很破旧,却耐不住这是九份最有名的店家。

阿妹茶楼是千与千寻婆婆的小楼的原型,因此九份也是日本游客的最爱,同车的人里,至少有一般是日本游客,九份的店家都会说一口流利的日语。


台北故宫博物院

之前常常会听到一种说法,国府退到台湾时候从北京故宫搬走了大量珍贵的国宝放到台湾保存,让这些国宝躲过了新中国建国后的各种动荡,是中华文明保存和发扬的功臣。另一种说法是,国府在撤退过程中因为保存不当,导致大量国宝破损和遗失,而到了台湾之后,由于保存手段跟不上,又对一些国宝造成了严重损害,是民族的罪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确实是一个值得深度游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太多太多原本只在课本上才能看到的珍宝。

一直以来的说法是,台北故宫有三宝:毛公鼎、大白菜和东坡肉,因为展品轮休的关系,东坡肉没有展出,而毛公鼎和五花肉前果然人流络绎不绝。毛公鼎作为中国历史上发现的铭文最多的青铜器,确实很有价值,但是事实上,大白菜的艺术造诣并没有特别高,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宫廷工艺品而已。

虽然台北故宫有为数不少的玉器、瓷器和青铜器,但是因为当初南逃仓促,带不了很多占地面积大,又很重的藏品,所以在运输过程中,这部分的损伤也最为严重。而台北故宫中最最值得看的,其实是那些便于携带的字画。

著名的半截《富春山居图》

书神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

苏轼的《食寒帖》

褚遂良的《倪宽赞》

其实当时在台北故宫的2号馆正在进行法国奥赛博物馆的展览,有很多印象派大师的作品,可惜时间有限没能去参观了。


台湾夜市

一直知道台湾的夜市和小吃非常出名,这趟来也赶了不少夜市,比如士林夜市、宁夏夜市。总的来说感觉是大同小异。呆的时间最久的当然是垦丁大街的垦丁夜市,满大街都是密密麻麻的行人。垦丁夜市最有特点的就是沿街的性感卖酒辣妹,不过说实话,价格明显偏贵,不如街边正经的调酒摊或者酒吧来的好喝实惠。垦丁大街边上的酒吧真的要好评一波,我在别的地方从没买到过那么便宜的酒,而且味道很有垦丁特色。

一些之前台湾传的非常有名的小吃,如大肠包小肠、蚵仔煎对于我来说似乎并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倒是有两样东西特别让我特别留恋,一个是台湾的奶茶,每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似乎都有特色,尝到之前从没品尝过的味道,而且用料,尤其是珍珠和奶都很地道。另一个是臭豆腐,因为是绍兴人的缘故,所以对臭豆腐有特别的爱,而我在台湾几乎吃遍了各种臭豆腐,各种稀奇古怪的做法,回味无穷。


最美的风景是人

之前就接触过好多来自台湾的朋友,他们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特别热情话多,尤其是他们操着台湾腔跟我聊天聊地的时候,特别有趣。这一趟出行,很遗憾的是没能真的沉下来坐着跟当地人聊聊天,但是也接触了很多有趣的人,机场里的台中阿姨、民宿楼下的酒保小哥、潜水店老板、潜水教练老徐、生鱼片排档老板娘、夜市摊主、纪念品店老板娘、特产店老板、总统府导游等等,他们有的是当年撤退国军的后代、有的是原住民、甚至有的是出生在韩国定居在台湾的山东人。我很乐意坐下来听他们聊他们的生活、他们生活的土地、他们对对岸的看法。

总的来说,台湾普通民众,尤其是吃旅游饭的那些人,对于对岸基本都是肯定态度,事实也证明,庞大的陆客群体给台湾带来的旅游收益远远高于东南亚以及日韩游客。而媒体上,至少就我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的,对于对岸的描述也基本符合事实,虽然一些绿营媒体也会吹捧一下香港黄之峰之流来恶心一下大陆,但绝大多数都认识到了两岸之间的经济和军事上的差距,较为客观地描述着一些新闻事件。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台湾媒体对于当时是否购置美国F-35战斗机、川普和习近平会面几个热点新闻的评述。


后记

暂且先写到这些,以后有想到的在另为补充。

Kaka Chen /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in categories Travel  tagged with Travel  Taiwan